深入开展"两学一做" 学习教育
滴水穿石,功成不必在我|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·发展篇(一)
2017-08-23 14:25:56信息来源:福建日报

1996年7月,习近平总书记(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)到福清市调研农业农村工作。(资料图片)

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。”“只有干在实处,才能走在前列。”实现中国梦,靠的是发展,靠的是实干。

 

理念源自实践经验的总结提炼,新理念又引领、推动新发展新实践。正所谓“知之愈明,则行之愈笃;行之愈笃,则知之益明”。

 

抚今追昔,在福建工作期间,无论是在特区厦门、老区宁德、省会福州,还是在省委、省政府任职,习近平始终提倡“经济大合唱”,针对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,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前瞻性的思想理念,作出了一系列开创性实践。

 

功成不必在我。”他坚持正确的政绩观、发展观,不贪一时之功,不图一时之名,新官上任不烧“三把火”,以“滴水穿石”的实干精神,为闽东摆脱贫困、振兴发展奠定坚实基础。

 

他亲绘发展蓝图。立足当下,着眼长远,甘做铺垫工作,甘抓未成之事,先后为厦门、福州绘制发展蓝图。一张蓝图绘到底,一任接着一任干,如今,两张宏伟蓝图已经变成现实。

 

他重视科技关怀人才。着力培育引领发展的创新动力,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、经济结构调整,解决技术难题,让宁德大黄鱼“游”上餐桌,新大陆集团等一批创新企业不断涌现。

 

他坚持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理念。在全国率先谋划和推进生态省建设,在世纪初以最严标准刮起“环保风暴”,让“绿色”成为福建发展最明亮的底色。

 

他始终牢记政府前面“人民”二字。坚持发展为民,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。大力改造棚屋区,让群众住有所居,情系老区山区,努力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。

 

诚重劳轻,求深愿达。”

 

在喜迎党的十九大的日子,本报记者深入八闽大地,且行且看且听,追寻习近平总书记倾力抓发展,推动福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不断攀登新高峰的故事。

 

实事求是,新官上任不烧“三把火”

我们需要的是立足于实际又胸怀长远目标的实干,而不需要不甘寂寞、好高骛远的空想;我们需要的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实干精神,而不需要新官上任只烧三把火希图侥幸成功的投机心理;我们需要的是锲而不舍的韧劲,而不需要‘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’的散漫。”

——习近平《摆脱贫困·滴水穿石的启示》

他不讲大话,总是从小事做起,一件一件做起。”时隔30多年,回忆起习近平在厦门,蔡景祥的印象是“务实、唯实”。

1985年6月,习近平调任厦门市副市长,刚开始分管农业。当时,蔡景祥担任同安县委书记,常陪同习近平上高山、下海岛,搞调研。

习近平认为,当干部有三招:第一是认路,路都不懂你怎么办事?第二是认邻,多交朋友。第三就是认特点,哪个地方有什么特色、什么资源搞清楚,心中就有数了。所以,他的作风非常扎实。”蔡景祥说。

蔡景祥回忆:“我记得,第一次陪习近平在同安调研,他告诉我说这是他到厦门报到后的第5天,当时调研了2天。后来,又来了几次,而且还在山路上颠簸了快2个小时,去了当时非常偏远的莲花镇军营村和白交祠村。”

没有调查,就没有发言权。”习近平始终注重走群众路线,倡导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。

1988年6月底,习近平调任宁德地委书记。由于历史等原因,当时闽东相当落后,全区9个县有6个是贫困县,是全国18个连片贫困区之一,成了“黄金海岸的断裂带”。

对新上任的书记,闽东人民充满期待。一些干部群众希望,他能新官上任烧它“三把火”,迅速改变闽东落后面貌。

面对群众渴望改变的眼神,习近平没有急着烧“三把火”,而是一头扎进闽东的山山水水进行调研,从认识闽东、熟悉闽东开始。

时隔29年,王凌对第一次见到习近平的印象依然深刻,当年他担任宁德地委宣传部副部长。“习书记到宁德第二天,我突然接到地委办打来的电话,说叫我找一些介绍宁德情况的文字和录像资料,送给习书记。我赶紧找了些资料送过去,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实事求是,爱学习。”王凌回忆说。

当年7月初,习近平就带领地委行署一班人,深入全区9个县,开展为期近1个月的调查研究,并形成了到闽东后的第一篇调查报告《弱鸟如何先飞——闽东九县调查随感》。

从实际出发,习近平对闽东的发展有了清醒的思考:当时闽东老百姓连温饱都成问题,区情、区力根本不具备跨越式发展、大规模开发的条件,不能一味地谋求超常规发展,而应当把解决吃饭穿衣住房为内容的“摆脱贫困”作为工作主线,为下一步实现跨越发展打基础、创条件、蓄能量。

不贪一时之功,不图一时之名。

回忆起在宁德的工作,习近平曾表示:“一般讲,刚来的时候,说一些让大家热血沸腾的话很容易,趁大家的劲‘踢三脚’也容易,但是这个劲一挑起来,接着将是巨大的失望,我不能做这种事情。所以,我采取的办法是小火烧温水,常烧不断火,有时还给添点冷水,而不是烧‘三把火’。”

习近平提出了“弱鸟先飞”的辩证法。“我们不要想干一夜暴富的事情,也没那个条件,但我们不能输在精神上,人穷志不穷。我给宁德的定位就是弱鸟先飞、滴水穿石、不耻落后。只要锲而不舍,最后总能够旧貌换新颜。”在2017年2月发表的《习近平总书记的扶贫情结》中,习近平回忆。

在深入调研、思考的基础上,习近平先后撰写了《对闽东经济发展的思考》《正确处理闽东经济发展的六个关系》等文章,进一步理清了闽东经济发展的思路——“关键在于农业、工业两个轮子怎么转”。

针对当时闽东以农业为主的实际,他认为,闽东穷在“农”上,富也要着眼于“农”。而小农经济是富不起来的,小农业没有大前途。因此,必须抓大农业。

对于如何发展工业,他提出:“闽东发展的动力在于工业。工业上主要是正确处理速度和效益的关系,两者一手抓,不可偏废。看准效益了,速度还是加快好些,这样闽东才能尽快缩小同其他城市的差距。没有好效益的,一个项目也不能上,特别要注意绝不能为了出政绩而盲目上项目。这是短期行为。”

弱鸟如何先飞?习近平特别推崇“滴水穿石”的精神:“一滴滴水对准一块石头,目标一致,矢志不移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滴下去——这才造就出滴水穿石的神奇!”

习近平同志上任后,没有搞‘新官上任三把火’,没有搞形象工程,而是深入调查研究,实事求是,做打基础的工作。宁德的事慢不得,也急不得。对当时人民热议的种种设想,习书记从实际出发泼了点‘冷水’,他说一下子抱个‘金娃娃’,想法不切合实际。但他又积极谋划,做好准备工作,他说将来时机成熟了,是可以大干一番。”时任宁德地委副书记钟雷兴回忆道。

习近平提出的闽东发展路径,既实事求是,使闽东人保持了清醒的头脑,又凝聚人心,振奋士气。习近平调离宁德时,全区已有94%的贫困户基本解决温饱问题。1990年8月12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以《宁德越过温饱线》为题对此进行了报道。

滴水穿石,弱鸟先飞。经过多年奋斗,闽东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到福州市及省里工作后,习近平依然坚持求真务实,着眼长远打基础,乘势而上抓发展,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,不搞透支未来、劳民伤财的“形象工程”“政绩工程”,勇于担当,真正做到对历史和人民负责。

 

两座城市,两张蓝图

 

改革开放是一项长期、艰巨、复杂的事业,在其发展进程中,许多重大问题要从长计议、慎于决策。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,一个地方的建设,如果没有长远的规划,往往会导致建设过程中产生严重的失误,甚至留下永久的遗憾。”

 

——习近平《福州市20年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设想》序言

 

2010年9月,习近平总书记(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家副主席)为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开幕启动金钥匙。(资料图片)

不谋万世者,不足谋一时;不谋全局者,不足谋一域。”

在福建工作期间,习近平既脚踏实地,又高瞻远瞩。他极为重视战略规划对推动区域发展的引领作用,强调要“一张蓝图绘到底”,“一茬接着一茬干”。从他踏足福建工作的第一站——厦门,就是如此。

1984年2月,邓小平同志视察厦门,作出了“把经济特区办得更快些更好些”的指示。1985年6月,国务院批准厦门特区扩大到厦门全岛,并逐步实行自由港的某些政策。

但对自由港到底有哪些政策、怎么搞,大家并不是很清楚。为此,厦门市委、市政府确定,组织一班人马专门来研究,由时任副市长习近平牵头。

如今已年逾八旬的郑金沐因此与习近平有了很多交集。“当时成立了厦门市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研究办公室,由习近平副市长领导这项工作,我当时是厦门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,兼任这个办公室主任。”郑金沐回忆说。

郑金沐介绍,从1986年8月开始,他们组织了中国社科院、厦门大学等机构的100多名专家教授和实际工作者,围绕“加强对台联系、促进国家统一”和“逐步实施自由港政策、建设自由港型的经济特区”两个基本战略思想,进行了21个专题研究。

历时1年半,课题组完成了《1985—2000年厦门经济社会发展战略》总报告,以及21个专题报告。这是全国经济特区中最早编制的一部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规划。

著名经济学家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洪当时评价:“这个发展战略,对厦门经济特区制定长远规划、近期实施策略,具有指导意义,同时也为其他地区制定区域性发展战略,提供了有益的经验。”

甘做铺垫工作,甘抓未成之事,“功成不必在我”。

1990年4月,习近平调任福州市委书记,他依然立足当下,瞩目未来。

今天,我们是站在创造未来的源头上,就应当树立超前的意识,做时代的弄潮人。”在《福州市20年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设想》序言中,习近平这样写道。

东方风来满眼春。1992年春,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发表后,神州大地掀起了新一轮改革开放热潮。福州作为全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,如何再立潮头领风骚?

1992年5月,在中国共产党福州市代表会议上,习近平提出:“必须加快经济建设步伐,尽快改变港澳粤闽台南中国海区域内我们处于‘后排就座’的状况。现在我们组织了一个班子,准备做些深层次的探讨,研究20年后福州市将达到怎样一个发展水平。”

为此,习近平亲自担任总指导,专门成立课题组开展福州市发展战略研究。“习书记对规划非常重视,几乎每件大事都要先做规划。他不是一拍脑袋就决定,而是非常注重充分调研和论证,做到决策民主化、科学化。”时任福州市委办副主任赵汝棋回忆说。

1627名干部围绕581个课题进行调查研究,完成了367篇调研报告;先后开了数十场不同类型的征求意见会;分赴广东、海南、上海等地考察,学习取经;在媒体上开辟“怎样赶上亚洲‘四小龙’”专栏,集思广益……

万人答卷,千人调研,百人论证”,几经商榷,十易其稿,终成定稿。1992年11月,《福州市20年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设想》在福州市委六届六次全体(扩大)会议上审议通过,科学谋划了福州3年、8年、20年的发展蓝图,也正是现在福州人引以为豪的“3820”工程:

——用3年时间,使经济上一个大台阶,主要指标在1990年基础上再翻一番;

——力争用8年时间,使全市城乡各项人均水平等主要指标达到国内先进城市的发展水平;

——用20年时间,达到或接近亚洲中等发达国家或地区当时的平均发展水平。

正是有了“3820”工程等符合科学发展规律的宏伟战略指引,上世纪90年代,福州实现历史性大发展。“八五”期间(1991—1995年),福州GDP接连跨过100亿元、200亿元、400亿元大关,1995年突破500亿元,位居全国大中城市前列。

20多年后,昔日“纸褙福州城”,今朝繁华新闽都,福州市民对福州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无不感慨万千。

作为“3820”工程的参与和见证者,赵汝棋更是深有感触:“我们对照数据就能发现,当年制订的战略目标不但如期实现,而且与实际发展基本吻合。这说明‘3820’战略构想是科学可行、富有前瞻性的。”

两座城市,两张蓝图,泽被长远。厦门福州,一南一北,犹如“双子星”,20多年来发展突飞猛进,它们也成为引领八闽腾飞的两个强大“引擎”。

 

依靠科技,大黄鱼“游”上餐桌

 

经济的竞争,归根结底是科学技术的竞争。世界科学发展的历史表明,科学技术进步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,经济需求是推动科技进步的内在因素。”

 

——1990年习近平在福州“科技兴市”工作会议上的讲话

 

1989年11月,习近平总书记(时任宁德地委书记)到宁德地区柘荣县毛纺企业调研。(资料图片)

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宁德三都澳的茫茫海域,渔民们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在这片壮阔的“海上浮城”上,渔排交织、网箱罗列,绵延数十平方公里,形成了全国最大的大黄鱼养殖基地。

很多人并不知道,一度濒危的珍贵鱼种闽东大黄鱼,正因为1991年人工养殖获得成功,才能源源不断地“游”上餐桌,成为我国最大养殖规模的海水鱼和八大优势出口养殖水产品之一,带动诸多相关产业发展,闽东大黄鱼经济得以延续。

这与时任宁德地委书记习近平的关心和推动有很大关系。

习书记对宁德发展海水养殖的思路十分清晰,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。”回首过去,今年77岁、2014年初才正式退休的“大黄鱼之父”刘家富仍倍感振奋。

1988年6月,习近平调任宁德,当时闽东地区以“农林渔”为主,他对如何以科技提升第一产业发展水平非常关注。

宁德是“大黄鱼之乡”,具有大黄鱼在此地产卵的独特优势。然而,野生大黄鱼毕竟有限,大黄鱼如果想常吃常有,唯一的路径就是发展人工养殖,但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还没人涉足这一领域。

1985年开始担任宁德地区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的刘家富,致力于研究大黄鱼人工养殖多年,但遇到不少困难。当时,很多人对人工养殖大黄鱼有没有价值、能不能搞成,还存在不少争议。1987年后,站里的科研工作遇到了经费严重短缺等难题,面临半途而废的危险。

困境之下,刘家富想到了向当地党委政府求助。1988年12月1日,他写成《关于开发闽东海水鱼类养殖技术的报告》,提出了闽东海域石斑鱼等珍贵海水鱼类的资源保护、大黄鱼人工养殖技术开发等问题,以及他在这些方面的思考。

刘家富将报告寄给宁德地委,习近平得悉后十分重视,在报告上批示:“应把网箱养殖珍贵海鱼当作星火计划发展,并争取上级和海外投资。”他还提出,要集中资源进行科研攻关,解决大黄鱼不能人工养殖的问题。

有了习书记的支持鼓励,刘家富主持的大黄鱼人工育苗量产及其养殖应用技术研究于1990年顺利完成。此后,由省科委上报国家科委,1991年7月,大黄鱼网箱养殖项目获得了国家科委农业“星火计划”专项贷款。经科技人员不断攻关,大黄鱼人工养殖成功,推进了产业化,大大增加了当地农民收入。

此后,大黄鱼成为我国最大规模的海水网箱养殖鱼类,宁德也建成了全国唯一的国家级大黄鱼原种场。目前,全国80%以上的大黄鱼产自宁德,年产值超过60亿元;“宁德大黄鱼”已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。

不仅是大黄鱼,对靠海的宁德如何依靠科技做好“海的文章”,习近平也十分关心。

1989年8月,习近平在宁德地区上半年经济工作分析会议上强调指出:“山海资源开发要向深度、广度进军。地区要研究一些鼓励山海资源开发的政策。”在他的推动下,全区渔业加工生产势头强劲,以对虾为拳头产品的海产品加工带动整个加工业的发展,成为闽东大宗出口商品。

经过20多年的发展,宁德的渔业加工从几十个小型加工作坊发展到现在300多家企业,涌现出一批国家级、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,宁德水产品源源不断销往美国、欧盟、日本、韩国等国家和地区。



扶持人才,创业创新活力迸发

 

必须做到‘知、举、用、待、育’五个字,环环相扣,既要知人善任,人尽其才,又要尊重人才,爱护人才,成就人才。”

——1991年9月13日,习近平在《福建日报》发表署名文章《念好新时期的“人才经”》

 

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终身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

正因为科技创新在习近平心中分量很重,因而,他对科技人才、创新企业格外“高看一眼”。

创新的事业呼唤创新的人才。上世纪90年代,一支科技团队在习近平的关心支持下,创业创新,开辟“新大陆”,最终成长为福建乃至全国的高科技龙头企业——新大陆科技集团。

1994年1月,因为体制机制不顺,新大陆现任董事长胡钢、总裁王晶等科技人才,离开了第一次创业的企业,从零起步开始二次创业。

草创阶段,他们遇到了不少困难。“当时,我们非常苦恼,特别希望听听习书记的建议。于是,我就拨通了市委工作人员的电话,希望能在方便的时候找习书记作个汇报。当天下午,工作人员就回了电话,习书记约我们晚上去谈一谈。”王晶说。

在习书记的办公室,我和胡钢把‘想创业并坚持办实业’的想法说了,他非常赞赏。习书记说科技创新之路,不可能一帆风顺,但不管碰到什么困难,一定要坚持走下去。如果有难题,随时会全力支持。”王晶回忆。

关键时刻的鼓励和支持,更加坚定了新大陆人创业创新的信心,开启了一段“激情燃烧的岁月”。此后,新大陆渐渐“长大”。

2001年5月,新大陆科技园在位于马尾的福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奠基,时任省长习近平发来贺信,希望新大陆“把科技园建成福建省一流的科技城,把新大陆建成国内高水平的民营高科技企业”。

20多年,栉风沐雨,爱拼敢赢。秉持“科技创新、实业报国”理念的新大陆,已成长为横跨物联网、数字电视通信、环保科技多个领域的综合性高科技产业集团,二维码、环保紫外C消毒等核心技术已达到国际领先水平。

时隔十多年,新大陆创业创新再次得到习近平的关注。

2014年11月1日下午,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调研时来到新大陆科技集团考察。他详细听介绍、看产品、问市场、观实验,重点了解企业自主创新情况。他肯定企业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很好的创业创新故事,希望他们牢牢扭住科技创新和成果快速产业化,牢牢扭住产业发展前沿,牢牢扭住占领国际市场。

看到这家企业不断发展壮大,习近平十分高兴。他感慨地说,20年前,你们和我谈创业理念时候的情景我至今还历历在目。看到企业从小到大,成长为综合高技术企业,今天身临其境,感慨颇多。这充分证明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,走创新之路是我们国家,也是我们每个企业发展的必由之路。

习总书记再次到新大陆考察,让我们深受鼓舞。我们会坚定不移走‘科技创新、实业报国’的发展道路,不辜负总书记的殷切嘱托。”王晶说。

对本土科技人才关心扶持,对外来人才也是“海纳百川”,聚天下英才而用之。上世纪90年代初,福州每年以上千人的速度引进各类人才,不拘一格引人才,大胆挖潜用人才。福州市科技园区“一区三园”(洪山科技园、仓山科技园、马尾科技园)因为各类人才汇集,发展红红火火。

当年,正是在这些科技人才的引领下,福州科技兴市屡创佳绩。据不完全统计,1991年—1995年,福州市共登记科技成果526项,其中,达到国际先进水平34项,属国内首创或国内领先水平149项。实达电脑、新世纪数据等一批创新企业,在当时引人注目。1995年,全市国内生产总值500.26亿元,科技进步因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47.7%。

科技,成为日新月异、突飞猛进的福州的一抹亮色。1992年,国家科委正式授予福州市科技园区“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”称号。1995年,福州市被评为全国科教兴市先进城市,被国家科委定为国家科技成果推广示范基地。

担任福建省委和省政府领导之后,习近平对科技创新、人才培育的重视一如既往。2000年,为更好地实施科教兴省战略,福建成立了省科技教育领导小组,时任省长习近平担任组长。

2000年8月17日,习近平主持召开省科技教育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。他在讲话中强调,各级各部门要树立“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”的观念,努力形成有利于人才培育和引进的新机制,促进各类优秀人才流动的柔性化、自主化,实现人员“能上能下、能进能出”,构建福建跨世纪人才新高地。

功以才成,业由才广。到2002年底,福建省高新技术产业单位有1069家,总产值1063.19亿元;增加值294.04亿元,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6.3%,比全国的平均水平约高2个百分点。

    
热点推荐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